栏目导航

广州摸清入侵植物“家底”:150种

发表时间:2019-08-13

  信息时报讯 (记者 成小珍 通讯员 李碧秋)通菜、含羞草、薇甘菊、喇叭花、野茼蒿……一说到这些植物,人们的第一反应多数是,有的能吃,有的可玩,有的漂亮。然而,外形、功能不同的它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入侵植物。日前,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王瑞江研究员主编的《广州入侵植物》一书正式出版,书中收集了广州市共150种外来、本土的生态入侵植物,通过图片、文字,一一介绍了其形态、生境、生物学特性、用途、原产地和分布以及危害等级等。这也意味着,广州入侵植物的“家底”有了明晰答案。 这是广州首部对入侵植物进行系统梳理的书籍,重视入侵植物的危害,加强对植物入侵和预警和防控研究,以实现人和自然的和谐共生,是其意义所在。

  广州市现有入侵植物多少种?答案是:150种。这其中,外来入侵植物131种、本土入侵植物19种。 “为详细了解广州市入侵植物的种类组成、危害和入侵的现状,加强识别监控,我们自2004年8月开始一直在广州市区进行外来入侵植物的调查,同时也关注了本土植物对生态系统的入侵。”中科院华南植物园研究员、王瑞江博士说,通过大量的文献调研、查阅库存植物标本和野外调查,最终确定了广州市现有的入侵植物种类、原产地及分布及其危害现状。

  从着手调查到结题出书,走过了15年。这期间,因经济发展、社会活动等因素的影响,广州入侵植物的种类、数目、分布等不断变化,有新的入侵植物被发现,也有一些消失不见。有部分入侵植物以前曾有标本记录,但近几年未再发现,如华莲子草、香根草、臭荠、山香、牛茄子 等。如以前在南沙区近海旁的废弃地有发现不少入侵植物,但随着现在建起高楼、公园等,现在已极少见到。

  过对广州入侵植物的科属分析发现,菊科植物最多,有31种,占总种数的20.7%;禾本科植物有18种,豆科植物有17种,旋花科和苋科各12种。这5个科占入侵植物总数的60%。菊科植物凭借其大量具冠毛的种子能快速传播,往往能成功入侵到当地的生态系统中,抑制其它植物的生长,是入侵的“主角”。

  外来入侵植物,特点是借助人为或自然力从其原产地进入新栖息地,并在此失去控制而呈现爆发性生长和扩散。本土入侵植物该怎么理解?王瑞江说,这些植物原产地为本土或邻近地区,但它们和外来物种一样,会入侵到本土生态系统且能造成较大危害,拿广州来说,本土入侵植物有大白茅、鸡屎藤、水蔗草等,用做蔬菜的通菜,也叫空心菜是其一。通菜被美国农业部列为有害杂草名单,它在广州的入侵危害等级被评估为3级,在浅水、湿地、池塘中常见。

  事实上,本土入侵植物当扩散到其它地区后,往往也会形成入侵,如原产于亚洲的葛麻姆已在美国、大洋洲等地形成严重入侵,被列为世界100种恶性入侵物种名单。

  这些外来入侵植物,来自哪里?据王瑞江介绍,广州市外来入侵植物来源多样。根据对131种外来入侵植物的原产地分析发现,原产于美洲的种类有98种,占总种数的74.8%;原产非洲的有15种,占10.7%;原产亚洲有12种,占9.2%;原产欧洲和大洋洲的分别有5种和1种。

  来自美洲的入侵植物占比超7成,有明显优势,有研究表明,全国外来入侵植物来源地同样也是美洲地区的种数最多。但广州外来入侵植物来自欧洲的种类数量明显低于全国水平,这是因为,广州属南亚热带海洋季风性气候区,较之来自欧洲的喜好温凉气候的植物,广州的地理气候条件更适宜于来自美洲、非洲等热带或者亚热带地区植物的生长。

  据王瑞江介绍,入侵植物能进入广州,主要分两种情况,一种是有意入侵的,是被有意引种过来的,比如有些花卉等;另一种是无意的,没什么用,但不小心随着人、物的流动被带来进来,比如进口粮食等。广州人流、物流繁忙,和世界各地人员交往频繁、交流多,所以这两种方式都有可能。

  根据外来入侵植物的生长状况、分布范围、生物学特性以及对当地经济和生态的危害程度等,王瑞江的团队对广州市外来入侵植物危害情况进行了评估,并将危害等级划分为5个等级:1级恶性入侵、2级严重入侵、3级局部入侵、4级一般入侵、5级有待观察。

  按危害等级来分,广州市150种入侵植物中,现有1级入侵植物有40种,2级有29种,3级有35种,4级有20种,5级有26种。

  记者了解到,1级等级最高,这些外来植物主要有大薸、藿香蓟、鬼针草、香丝草、苏门白酒草、小蓬草、薇甘菊、南美蟛蜞菊、五爪金龙、金钟藤、银合欢、光荚含羞草、田菁、铺地黍、两耳草、凤眼蓝、刺蒴麻、小叶冷水花、马缨丹等。它们在全市范围内分布极为普遍,入侵极为严重,对经济发展、生态平衡等会造成严重损失和巨大影响。

  这些植物分布范围广,排挤甚至杀死本地物种,形成单一优势群落,造成侵入地的生物多样性受到严重危害。比如金钟藤,2005年在龙眼洞林场首次,目前已在广州许多地区大面积覆盖次生林,造成严重危害;薇甘菊20世纪80年代在深圳出现,后来迅速在珠三角洲地区蔓延,广州市已在白云山、花都、南沙均有发现。

  “绝大多数外来入侵植物产生的危害表现在影响、威胁到当地生态环境、生态平衡、经济发展等,基本对人体没有直接影响,但有一种例外,”王瑞江说,此次公布的150种入侵植物中,世界性的恶性杂草——豚草需特别关注,其花粉有致敏性,老人、儿童容易中招,严重的会导致“过敏性花粉症”或“枯草热病,危害人的健康。

  从图片上看,豚草长得并不起眼:植物主干约有成年人拇指粗,细小的分支向四面伸展,每一株呈倒圆锥体结构。每片叶子并不大,形似菊花叶,从正面看整片叶子又有点像古代兵器三叉戟。豚草的花期一般在六、七月,开花时会产生大量的呈黄色雾状的花粉,人一旦吸入,会出现咳嗽、流涕、全身发痒、头痛、胸闷、呼吸困难等症状。

  豚草原产美国和加拿大南部,是一种世界公认的危险性杂草,后传入我国北方,再一路南下到江西、广州。最早时,豚草在花都鳌头镇的村子有发现,目前扩散到从化区的西部、东部山地附近,大有继续向南部地区入侵态势,“需引起政府相关部门的高度警惕并及早做出相应的防治措施。”

  记者了解到,路旁、房前屋后、河岸水沟、垃圾堆放点、荒地、废弃地,是入侵植物生长、蔓延的“摇篮”。我们的身边的小花园、绿地,或许就有它们的身影。王瑞江带领记者在华南植物园科研区走了一小圈,这里植被葱葱,很快找出了近十种入侵植物。

  开着荷花的小湖里,湖面一角长满了绿意盈盈的粉绿狐尾藻,它是危害等级为3级的外来入侵植物六合彩挂牌。常被用作室内、外水体观赏植物。路边的草地上,南美蟛蜞菊开着黄色的小花朵,颜色娇嫩。这种观赏植物十分常见,分布在沙地、路边、灌木丛、庭院、海岸等,生长、繁殖快速。谁能想到,它是1级危害入侵植物,早被列入世界100种恶性入侵物种名单。

  一个水渠边,长了一大丛白花鬼针草。这种植物广泛分布在公园、荒地、路旁,花朵有点小清新,像小雏菊,但却是一种具有极强入侵性的杂草。其种子带着小钩刺,易于传播,危害等级为1级,2014年被我国环境保护部公布为第三批入侵植物。

  一块小湿地里,瘦瘦、高高的翼茎阔苞菊十分显眼,它其实是一种杂草,危害等级为1级。摘下一朵一吹,花絮飞飞扬扬,“一朵花里可能有近百个小种子,种子量大,传播快速。”王瑞江说,翼茎阔苞菊2010年首次在南沙发现,近几年已经蔓延整个广州市,侵占了大片的弃耕地。湿地里还点缀了些刺秆莎草,这是危害等级为2级的入侵植物,分布范围广,难以清除。

  一个网状篱笆上,藤三七长得十分茂盛。这是我国环境保护部公布的第二批外来入侵植物,它常常攀缘在其他植物上面,形成覆盖层。五爪金龙的“身影”不时闪现,有的长在草丛里,有的攀缘到了小树上,紫色的花朵开得十分鲜艳,初看会以为是喇叭花。它多长在路边、灌木丛、废弃地,危害等级为1级。

  路边的一丛灌木,开着小花,初看并不起眼。翻开叶间,才能看到一簇簇的小果实,这是水茄。水茄的危害等级为1级,被美国农业部列为有害杂草名单,其特点是种子量大、容易传播。园艺上,经常被用做嫁接时的砧木,在云南一带,会将其鲜果炒食。

  入侵植物有一定的危害,但无需“谈侵色变”,王瑞江表示,这有一个度的把握,当相关植物只在小范围内发展,未达到一个量,未必会造成大规模入侵威胁。一般而言,市区的公园如二沙岛公园、小区的绿化等会有专人打理,定期对杂草进行清除,入侵植物的存在会较少,比较多的区域是广州周边的山地、村落、田野等。

  要对付入侵植物,除进行预防和控制外,还可以换个角度,如将泛滥成灾的植物利用起来,变废为宝,不仅能转变经济利益,也又有利于人类自身。如民间常将一些植物加以药用,如蓖麻的叶可以治脚气、囊肿和咳嗽痰喘;含羞草可清热利尿、化痰止咳;野甘草能清热解毒、利尿消肿等;马缨丹茎叶煎汤,可治湿疹、疥癞毒疮、皮炎、皮肤痒等。一些植物可以用来蔬食,如野茼蒿、青葙。风眼蓝,在非洲马达加斯加被用来会被做成工艺品、日常用品,得到了合理利用。

  王瑞江还建议,相关部门启动对外来入侵物种的长期监测研究,建立外来入侵植物动态变化情况数据库,同时开展对外来入侵植物综合利用和防治的应用性基础研究,把它们的危害降到最低,并能最大程度地得到利用。

  此外,要全面加强对外来植物入侵源头的控制,重视边境口岸、货轮码头和自贸区等关键区域检验检疫工作,提高专业检查和检测的技术水平,尽可能杜绝外来有害植物的种子随人口流动或货物运输导致的无意引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